男主表面正经内心闷骚的古言
日期:2023-06-16 人气:

男主表面正经内心闷骚的古言

1.《倾城兽妃:王爷太闷骚》——作者:我痴即我狂

精彩情节:

靳如晟挑眉,“你就不怕你二哥问罪?”

凤千羽皱眉,“三哥!你够了!”

靳如晟叹气,“怎么?你也觉得我不该收留九九?”

凤千羽摇摇头,“只要三哥想做的事情,我都会支持三哥的。我只是想知道,三哥真的决定了吗?毛绒绒可是一只狐狸。”

靳如晟皱了皱眉,目光转到依旧在睡梦的狐九九身上,心里的答案很坚定。

“你何时见过你三哥做过后悔的决定?”凤千羽摇了摇头,还真的没有。

也因为这样,他三哥一直是他最敬重的人,也是他心里连靳楚翊都不能够比的人。

“我知道了。”

凤千羽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所以也没有太意外。相反如果他的三哥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就放弃了毛绒绒,那样才不是他的三哥了。

而且,他本来就没打算劝三哥。

什么预言那些,不过就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最重要的是毛绒绒那么可爱,怎么可能有他们说的那么恐怖。

“三哥,能让我抱抱毛绒绒吗?”

靳如晟双手环胸,“九九很挑剔。”

凤千羽愣在原地,“三哥的意思是毛绒绒讨厌我?”

靳如晟有些好笑的意味,“大概。”

凤千羽立马一副受伤的样子,“什么?我这么可爱,毛绒绒怎么可能讨厌我?三哥,其实你根本就是不想把毛绒绒给我抱!三哥,我见过护妻如命的,我还没见过三哥这种护宠物如命的人……”

靳如晟一脸的生无可恋,他这几十年到底是怎么在凤千羽的聒噪之下活过来的?

“三哥,毛绒绒在哪儿?快让我看看,我可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妖兽……三哥……三哥……”

靳如晟捂着额头,一脸的欲哭无泪,指了指窝在小窝里的狐九九。

凤千羽立马像是发现新奇大陆似的,狂奔而去。

“主子,您若是想劝王爷,不如去找临王。”

胡媚儿一顿,临王?她怎么把凤千羽给忘了。

凤千羽跟王爷和皇上,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且凤千羽是孤儿,是当年王爷的母后心疼凤千羽,认了凤千羽做自己的义子。

这世界上除了故去的王爷的母后,大概只有凤千羽的话,王爷才会听进去几分了。

“小萝,赶紧去看着,临王出了王府,立马告诉我。”

小萝点点头,立马走了出去。

4本男主超级闷骚古言甜文,男主表面毫无波动,内心早就爱死女主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2.《异能盲妃:禁欲王爷,很闷骚》——作者:混天儿

精彩情节:

玄府,玄桑独自坐在院子里晒太阳,闭月被她打发出去打听消息,羞花则在院子花园里采着鲜花。

玄桑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看似享受院子里的安静惬意,脑子里却在想着自己身上的毒,双眼失明,打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毒素,按说是活不成的,可她却奇迹的活到现在,而且体内的毒像是被人为的逼到一处封印了起来,只是可能是因为当时还小,视角未完全发育,而受了影响,残留了一些毒素在眼角。

对于下毒的人她现在无从查询,最主要的是现在如何解毒,也许是老天对她的眷顾,前两日因为中了媚药,两种毒药的融合让封印破裂,她用神识探查了一翻,那埋藏在丹田里的黑色物体,居然是火毒一样的东西,虽不知具体的是什么?可好在她知道这毒用什么去压制——-

玄桑正想得入神,外面却向起了脚步声,不一会,全禄躬着身引着一白面白发的男人走进小院,和两个跟随小太监。

“公公慢点……”

“小心台阶。”

正在采集鲜花的婢女羞花放下花篮迎了上去,“禄管事,这位是……?”

“这位是太后身边的寒公公,二小姐呢?快叫她出来接旨。”

羞花福身,“见过寒公公。”

玄桑蹙眉,神识外放,如古书中记载的一样,太监,不男不女,三个小黑点显现在玄桑脑海里,太监尖着嗓子对羞花喊道,“还不前面带路?”

羞花自是不敢怠慢,引着寒公公来到玄桑面前,“二小姐!”

“二小姐!”

玄桑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羞花唤了两声不见回应,伸手摇了一下,“二小姐。”

玄桑慵懒的动了动身子,睁开空洞的双眼,呢喃道,“嗯!什么时辰了?”

寒公公目中尽显轻蔑,尖着嗓子唱道,“玄府嫡女玄桑接太后懿旨!”

什么鬼?玄桑一脸迷茫,太后?

羞花拉着玄桑向地上跪去。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后懿旨,念玄华为国尽忠、英年早逝,长女玄姜出嫁,次女玄桑身患残疾,诸多不便,特赐黄金千两,婢女五名,并着其一月后与重贵女进宫为太后祝寿!钦此。”

“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羞花拽着玄桑接过懿旨,并掏出一定银子谢恩。

送走宣旨公公后,羞花才呼出一口气,放下懿旨,“二小姐,太后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玄桑一收刚才呆萌傻愣的样子,脸上露出阴冷的微笑,太后这打一巴掌给颗糖吃的手段耍得真是顺溜,姐姐本是从小就指婚于君烨的妃,如今那人做了皇上,又因父亲不在了,便一纸婚书指给了大臣之子,现在为了堵住世人悠悠之口,又对她这个瞎子开恩,给点钱财,拨几个人下来,实则是福利了她,暗里却是显示她的仁慈,让世人无话可说。

君烨继位才三年,正是需要人脉、树威力的时候,想必当年看中玄姜,也是因为玄华年盛威名,又盛得先皇喜欢,还被提了大将军之名,而战家虽不喜玄华这个女婿,可太后认为凭玄华的能力,战家早晚会接受,可一切都因为玄华的意外捐躯,都改变了,本就不喜玄华的战惊天,却在女儿正需要帮助之时,又雪上加霜断绝了关系……。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3.《邪王好闷骚:狂妻,别撩火!》——作者:顾思芸

精彩情节:

鲜血的覆盖,让整个地板都变成殷红一片。

而后匆忙跑来名侍卫,急声道:“不好了将军,璃王府那边出事儿了!”

“璃王府?”他紧蹙眉毛。

侍卫有些支支吾吾道:“是璃王跟……跟四小姐还……还有五小姐!”

凤君傲瞳孔一瞪:“带路!”浑身泛着一股子火气冲天朝璃王府行去。

凤青烟也愣愣从床上站起身来,不顾自己没穿衣服,踩着地板鲜血就朝门口行去。

旁边浣流方见此连忙扑上去将她抱在怀中:“够了烟儿,你不要再胡闹了!”

凤青烟有些发狂将她推开:“滚!你们都给我滚!都想看笑话是不是?滚开!”

浣流放有些微楞转身离开,临了扭头道“把屋里收拾干净了,还有……今日之事没有任何人知道!否则……”她眼神泛起杀死扫视众人一圈,而后缓缓离开。

与此同时的璃王府邸内,也是已经乱成了一锅煮。

凤青冉与凤青岚正瑟瑟发抖蜷缩在墙角。

璃王半敞衣襟坐在床榻,冷眼看着二人,心中已然愤怒无比。

以为凤君傲因为自己前两日提出了退婚,这又暗中给自己下药将另外一个女儿送了过来,当真以为自己就会顺了他的意么?休想!

凤君傲一脸怒气就看到了这样一幕,无疑是啪啪打他老脸,愤怒大吼一声:“璃王殿下想干什么?”

后者冷笑:“尉迟将军不是那么大能耐吗?你觉得本王要干嘛?”

“殿下前脚说要退婚,后脚就对老夫女儿做这等事,您什么意思?”凤君傲冷眼的看着他。

璃王起身站在他面前:“送上床的破鞋,本王不稀罕,尉迟将军还是将您这位千金带回去吧!”

说完便扬手“来人,送客!”

“不用,老夫自己认路!”话完,还不忘狠狠挖地上正瑟瑟发抖的凤冉!

“冷着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么?”凤君傲暴怒一声。

旁边凤冉起身时,眼中闪过一抹不甘,心中已然明了或许自己只是个棋子罢了!

待到门口时,才稍微冷静些下来,回想起昨日凤青烟回来说话。

自己那个忤逆女竟然弑了亲姐不说,还让过去的死士,折损将近一半,不由将那晚的火,与今日两个女儿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只是……自己那个从未睁眼看过一次的女儿,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么大本事了?

他紧握双拳,心想:不管她有多大本事,现在他是绝不可能在容许她活在这世上了,脑子不由回想当日大婚时,她带来那兽喷出的圣兽之火,不管是不是错觉,他都不会允许一个对自己家族地位有威胁的人存在,尽管那人是自己的女儿!

身怀心思的凤君傲带着凤冉两人离开。

而后璃王也穿戴好衣服带着两名侍卫出门。

站在数十米外的房顶上,飞凰抱着月灵欣赏自己制造的这一出离间计!

后面突然闪现一身影:“老大,事情发展很顺利,今早天还没亮就已经传开了,现在城内人尽皆知!”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4.《绝宠暖妃:王爷,你太闷骚!》——作者:颜妃暄

精彩情节:

这让唐枫有些担心,然,唐枫的担忧是多余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作为一个神秘强者,怎么会被一个空间宝物困住呢。

既然这日月双塔那么神奇,定然是有着非凡之处,但日月双塔所散发出来的能量却给唐枫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是玄气,似乎是灵气。

灵玄交加,唐枫只能感觉到那浓郁的玄气,却不知道另外一股灵气不止在日月双塔里出现,还从她的小腹间盈盈流出,唐枫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到底没有发现,这一切都是有她而引起的。

而此时的夜爵,因为突兀的这道灵气的出现,他又惊又喜,随之便吸收稀缺的灵气,在吸收灵气的同时竟然发现这灵气竟然与魂灵珠有几分相似,沧桑的精光从那双眼眸循序冒出。

“来了,唉,早该出现了?”夜爵随即闭上双眸,将这股灵气化进自己的身体之中,催促着灵气疗养着自己的身体。

道道乳白的烟雾从夜爵的头顶冒出,只是半刻之间,夜爵的脸色变得微红,原本褶皱的面容在瞬间变成一位二十四五左右的青年男子,一袭墨子的衣袍将其包裹,青柏般的身材变得健硕雄伟。

而此时的唐枫也不太好,如果原本走不出去,是种悲剧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悲剧交加的惨剧。

唐枫的身体在顷刻间变得异常轻盈,浑身舒畅的比起按摩都还要舒爽。但这种情况只持续了半刻钟的时间,唐枫的逐渐变得面色变得通红,眨眼间似乎是架在火上烤一般,让她忍不住的呼痛,那墨发也随之竖起,肌肤随着热浪袭来,变得微微通红,而小腹间,隐隐约约可见金光闪烁。

“啊啊,好难受——”唐枫终是受不住身体的暴热,不停地呻吟,抱着身子在地上翻滚着,似乎要将那股难耐的热气挤压至体外。

夜爵终于修复好了身体,“呼——”呼出一股气,随即站起身来,身体微微一动,一阵霹雳拍啦的声响从夜爵的身体里传了出来。

目光向着唐枫所在的地方掠去,看到此时的日月双塔一阴一阳,此月为阴,日月双塔间一半的冷气嗖嗖,而阳为日,那一半却是热浪翻滚,夜爵大惊。

“糟了,徒弟出事了!”夜爵急速划过,似乎是在电光雷鸣之间,夜爵便出现在唐枫的身边。

看到唐枫此时,面色似火般,站在唐枫身边似站在火山边缘一般,炙热难耐。此时的唐枫更像是一鼎火炉,正燃烧着熊熊大火。

感受到唐枫体内正在变化,夜爵知道,必须马上救治,否则唐枫必定化为青烟,消散在天地之间。

夜爵无语的摇了摇头,嘴里念叨着晦涩不明的咒语,身影随着咒语的念出,夜爵消失日月双塔里。

冷少烨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唐枫,她的身体忽热忽冷,整个人都焦虑不已!

冷少烨不停的给唐枫把脉,却没有发现唐枫的身体有丝毫问题,可唐枫就像是被熊熊烈火包裹着,身体滚烫不已。自己根本就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唐枫受苦。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