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肉的糙汉1v1古言lh
日期:2023-06-20 人气:

全是肉的糙汉1v1古言lh

全是肉的糙汉1v1古言lh1.《伯府庶出》作者:安筱楼

书评:李清蓉被人设计死后,醒过来发现回了五年前。凭着前世记忆,救母,护家一条龙。李清蓉重生回五年前,发现竟还是跟着父亲外放的时候,母亲还没死,只是刚刚发病,为了救母亲,连夜从寒山寺回城,谁想路上竟遇上她前世最风光时,也不过是听过的人,传言中最冷血残酷的镇军大将军苏卿谕。

只是才回来第三天,就不小心利用了传言中最冷血残酷的镇军大将军。既然第一次作死都已经作了,那就再多作几次?镇军大将军苏卿谕:听说清蓉又借我的名头搞事情了,这么用心薅我羊毛的人,究竟该怎么惩罚呢?是娶回家,还是娶回家,或者,狠狠娶回家。

PS:这是一本女主重生苏爽文,女主聪慧娇美,男主冷傲霸气,铁血军汉很柔情,糙汉子娇宠妻,很宠爱女主,大爱。

精彩片段:苏氏有些懵逼,她也觉得哪里不对劲,偏偏她原本担心钟姨娘借伯夫人的命令插手后院的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好一会,苏氏忍不住看向李清蓉:“蓉儿“啊。”“嗯?”“娘突然有点慌。”“为什么慌啊?”“娘突然发现蓉儿你似乎有点聪明。”李清蓉:“……”

什么叫做突然发现她有点聪明,她一直很聪明好吗?不过见苏氏眼底没有之前那般的暗淡了,李清蓉也放下心来,她别的不怕,就怕好不容易将母亲从寻死的深渊中拉出来,母亲回来又进去了,好在之前做的一切都还挺有效果。

不过苏氏放松一些后,又有些担心的看着李清蓉,欲言又止的模样,李清蓉却是没看到了,解决了母亲的问题,李清蓉便想着,如何解决父亲的问题了。她可以想象,等到老爹回来,估计就得来找她。 唔,私房钱能够解决的问题,应该都不是问题吧?

免费阅读

2.《冠盖路》作者是:夜惠美

书评:一只可爱可敬的古代小萝莉,一段妙趣横生的锦绣风华录。在重生穿越女的闪光下,小萝莉一步一个脚印扎实得奔向幸福。小萝莉曰:“娘说过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做炮灰,不做陪衬,走自己的路,是小萝莉终身的奋斗目标。当冠盖满京华时,天下谁人不识君?女配曰:“要种田,要低调,要平淡。”女主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PS:霸气糙汉VS娇软美人,娇软小娇娘就是用来宠的,本文全文苏爽,放心入坑。

精彩片段:他奇怪的加了上了相配的话,心跳得是极快的,好想在等待着一个答案,过了好半晌,萧琳都没吭声,李炫奕不耐烦的催促:“毛绒团子你还在”萧琳说道:“不许叫我毛绒团子。” 李炫奕唇边勒笑,不像方才一般心慌意乱,嘴硬道:“就叫,毛绒团子。”

“幼稚。”“毛绒团子。”萧琳不吭声了,李炫奕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毛绒团子是安慰我”“傻蛋不需要安慰。”萧琳一样赌气的说道。

这回是李炫奕不高兴了,一转身,绕过半边柱子看着萧琳,两人离得很近,萧琳抬头,两人目光碰到一处,清澈对微醉,清香对酒香,李炫奕只看到萧琳嘟着粉嫩的唇瓣,喃喃的说道:“毛绒团子。” “这次输了,下次赢回来。”李炫奕听见此话,还没来得及高兴时,便听见萧琳下一句话:“虽然我不认为你能赢司徒九郎。”“谁说我赢不了我偏要赢给你看看。”李炫奕咬牙切齿,抬起手腕,“打赌,如果你输了,答应我一件事。”

免费阅读

3.《孤王寡女》作者:姒锦

书评:野史云:她有七段姻媒嫁过三夫十为寡妇,令无数王侯国君为之疯狂,是一个能使正常男人陷入情障却不敢沾惹的女人。墨九说:一派胡言!只是逃个婚而已。一次逃婚,他三擒三纵,把她“斩于马下”。她有才有貌有人品,怎堪为活死人冲喜?她逃,他追!他纵,她回!他的声音凉薄如水:“纵有千万男子心悦于你,又有何人可堪于我一决高下?”你既逼我嫁,我必用我的人生来丈量你的长短。”

她是墨家传人,命定钜子,懂机关,善巧术,会奇门遁甲,一不小心闯入异世,只做几件事。 一教渣男(变处男)二踩悍女(成闺蜜)三搞拆迁(掘坟墓)四学建筑(修皇陵)五逗小叔(抢老公)六破奇谋(虐情敌)七玩江山(文里看……)

PS:开篇精彩,大气,集合所有流行元素,让萧乾和墨九的爱情如画卷般徐徐展现在读者面前,1V1宠溺无限接地气,古言糙汉文,男主是宠妻狂魔,一心一意只对女主,陪伴女主经历各种困难并成长。

精彩片段:墨九不顾手上的泥,捋了下掉在鬓角的头发,“四十八柱的鲁班锁罢了,小小玩意,把你急成这样” 方姬然心里一跳。她不知这墨九到底是太无知了,还是自身本事确实超前越后。一个四十八柱的鲁班锁,又怎会只是普通的小玩意儿她回头,一瞬不瞬地盯住墨九,心思沉浮不定。

墨九无辜的瘪了瘪嘴,把玩着“千人敌”,也不上去帮她解鲁班锁,只认真说道:“不瞒你说,我以前曾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解法,不止四十八柱,六十四柱都有。我这个人你知道的,别的本事没有,就聪明机智,记忆力好,一不小心就想起来了。”说罢看方姬然似信非信,墨九唇一弯,倏地严肃脸。 “下抽三,中抽二,上抽一。速度!”

最后两个字,她加重了语气,就像赶时间似的,那紧迫的情绪也带动了方姬然的紧张。她虽然不知道墨九为什么自己不去开锁,但很怕另外两个墨家女弟子抢了先,二话不说便加快了动作,按墨九说的法子拨弄榫头。 “再来,下抽五,中抽六,上抽七!”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