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肉为主的古言推荐
日期:2023-06-20 人气:

以肉为主的古言推荐

以肉为主的古言推荐第一本:《王的女人谁敢动》作者:拈花惹笑

简介:他将她禁锢,温热的气息洒落:“小东西,还逃不逃?”她被逼趴下,惊慌失措:“不逃了,九皇叔,我错了!”第二天,不讲信用的凤家九小姐又跑了!战王一怒为红颜:“整个皇城掘地三尺,也要给本王将她逮回来!”……他是北慕国战神,神秘莫测,权倾天下。她是一不小心跌入他怀中的小东西,从此,成了他又爱又恨的心肝宝贝儿……

精彩节选优先:

明明是在笑,可那笑意却蓄满了淬了冰一般的寒气。

“本小姐是不是担当得起,大概,还轮不到你来关心。”

忽然,她眸色一沉,手腕一转。

只见一道银光闪过,地上的侍卫顿时哀嚎了一声,这次,直接痛晕了过去。

“你们明知道哑奴是冤枉的,却还想着屈打成招,如此助纣为虐,这双手留着也是祸害!”

哐当一声,凤九儿将沾了血的长剑丢在地上,扶着哑奴,大步往牢房外走去。

那个还清醒着的侍卫,看了另一个侍卫那双被挑了筋的手,吓得脸色惨白,哼都不敢再哼一声。

九小姐竟然变得这么可怕,简直不可思议!

她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是因为傻了而不知天高地厚,连八小姐的侍卫都敢伤。

还是说,她根本就不是痴傻,而是,胆大包天?

终于,在凤九儿扶着哑奴走远之后,那侍卫放声高呼了起来:“九小姐劫走哑奴,来人!快通知八小姐,来人啊!”

……

哑奴的身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鞭痕。

凤九儿给他脱衣服的时候,他还红着脸,几分抗拒。

似乎,从他懂事到现在,还没有在姑娘家面前宽衣解带过。

就连凤九儿,让他伺候了这么久,也没看过他的身体。

“你就把我当成大夫不成么?我不会占你便宜。”

凤九儿揪着他的领口,不轻不重一拉:“只是处理伤口,别想太多。”

哑奴一张脸红的更甚,虽然脸上疤痕遍布,但,红晕依旧清晰。

这年代的男子,果然足够的保守,她又没说要脱他的裤子。

要是换了在现代,脱几件衣服算什么?

上衣被脱了下来,哑奴身上的鞭痕顿时暴露在凤九儿的视线里。

一道一道,纵横交错,全都在渗着血,鲜血,染红了一片!

最可恨的是,那些鞭子的鞭尾竟然还带着倒刺,如今眼前这具胸膛上,鞭痕周围全是刮伤的渗血细痕,看起来怵目惊心。

哪怕凤九儿过去看习惯了大大小小的伤,看到哑奴身上的伤痕之后,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听说他从昨夜到现在,哪怕被折磨了一整夜,却也是连哼都不曾哼一声。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二本:《宠嫁》作者:白羽

简介: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说:“我家王妃乡下来的,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摄政王妃抢尽风头的闺门淑妇们气得瑟瑟发抖:我们是欺负她,可为什么最后吃瘪的是我们? 风神俊逸的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不识数,连算盘是啥都不晓得,哪里能挣什么钱?”那些被摄政王妃收购了资产,合并了生意的商户们嘴唇发抽:王爷,王妃建的银号已经全国通用了,您瞎吗?

精彩节选优先:

沈菡内心很是兴奋激动,就等着阿娘发作起来让人去将苏氏拎到福春院来教训,这会儿阿哥威严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她不得浪费时间给他解释。“……就是这样,阿哥也晓得普宁庵门口那算命瞎子吧,他解签算命的本事可是街坊四邻都信服的准确无误。阿娘听了他的话,悔了一路。”

“我的命苦啊,你是沈家最出息的孩子,若真是苏氏命里克夫无子,这不仅是要了我的命,也是想让你断子绝孙啊!”那算命瞎子说得有板有眼,连她贪图苏氏嫁妆的那点隐密心思都知道,绝不可能胡说八道。

沈重霖不信,反驳说:“若我与苏氏真无夫妻之命,那当初阿娘拿我的八字与她的八字去合,怎么没看出问题来?”

这个问题在姜太太心里转了一圈就有了答案,“肯定是那些媒人贪图苏家的媒金赏钱高,合起伙来把咱们都骗啦。我的儿啊,怎么办啊,那算命瞎子还说若你执意与她做夫妻,命里的仕途经济就此作罢,别说你明年的春闱,就是你这刚考下来的举人也会被苏氏给克掉。”

沈重霖最紧要他的仕途前程,不管是真是假,这话多少让他内心产生了动荡。他本就不喜苏瑜,但夫妻一处总得面对,见面分心,的确不利他的仕途前程。“那阿娘是何打算?”

打算?自打听了那算命瞎子的话,姜太太内心的焦燥就像无法熄灭的火,“休了她,赶她出去。阿娘现在想着她住在杏玢院,就觉得咱们整个沈家都充满晦气。”

沈重霖再怎么薄情,这会儿想着要休苏瑜,内心还是过意不去。苏瑜归家两个月,他却一直住在书房,七出她无错,休她只会让街坊四邻说他薄情寡义。

沈菡一听张了张嘴,还是接下话来,“赶她人走可以,既然嫁进沈家,那她的那些嫁妆就是沈家的,我和莹姐姐的嫁妆就不劳阿娘费心了。”

姜太太也赞成,如果今日不是去找算命瞎子解签,她沈家上下就要被苏瑜这个扫把星给祸害了。那些嫁妆得留下来,作为对沈家的补偿。

沈重霖虽然不耻阿娘和妹妹这样阴毒算计苏瑜的嫁妆,但他脑海里想到的是苏玫翩若惊鸿的身影。可又一想到中间横着苏瑜,像一盆凉水无情的浇在他头顶。

姜太太母子几人在商量如何不留垢病赶走苏瑜,几经商议仍找不到主意。袁嬷嬷却已经将姜太太回府,沈重霖匆匆赶到福春院的事跟苏瑜说了。

苏瑜不言不语听着,袁嬷嬷却紧张道:“姑娘,要是他们发作找上门来可怎么好?”

“不会的,沈重霖自负精明,姜太太极重颜面和口碑,要是就这样把咱们赶出去,街坊四邻的闲话会戳得他们脊梁骨直不起来。”苏瑜语声不轻不重的说了句。

“那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办?”袁嬷嬷对于突然转了性的苏瑜,完全摸不到症结。

姜太太为人刻薄无脑,一时肯定也想不出法子名正言顺赶她出府,她得出手帮帮她。“你让采玉回趟苏宅,请苏玫明日下午过来,就说我身子大好想和她说说话儿。”

自打这次高烧发作,袁嬷嬷就觉着苏瑜像变了个人。从前那个眼中只想着怎么讨好姑爷博取姑爷爱慕之心的苏瑜,此时眼睛清亮得很。只是她急于从沈家脱身的打算,袁嬷嬷还是没想透,难道在姜太太院里那一跪就让她彻底寒心了?

浓浓的夜色笼罩在苏宅上空,几颗星点随意散漫在天际。苏玫在母亲陈太太屋里说话,几经犹豫还是把采玉下午过府请她明日到沈宅去看苏瑜的事说了。

陈太太晓得女儿的心思,只是一想到本该是她的举人女婿成了大房的姑爷,心里就有团火焰难以熄灭。那姜太太定是穷怕了,居然因为点嫁妆就毁了阿玫的姻缘,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第三本:《慕郎归》 作者:米团子

简介:大魏赫赫有名的燕王殿下最近要疯了! 从来都只有他挑选女人的份儿,可他却在夜里,被陌生女人登堂入室,神不知鬼不觉把他给睡了! 还一次,两次,三次…… 魏千珩:md,心里还有种小期待是怎么回事???

精彩节选优先:

躲在暗处的小黑也趁机看清了那丫鬟的样子,神情一怔,竟是在厨房里当差的丫鬟春菱!

王府的厨房离马房不远,小黑去厨房领饭食时,与她见过几面,是个爱笑活泼的姑娘,之前见她身子单薄,还给她多加半勺菜,所以让她印象深刻。

她一直呆在厨房当差,怎么被姜元儿当成那晚的人抓到这里来了?

小黑心里满满的疑惑,听到魏千珩开口问姜元儿:“你是怎么抓到她的?”

姜元儿道:“上次搜府时,妾身就发现她神情慌乱可疑,虽然当时并未从她身上搜出东西,但妾身多留了一个心眼,让人监视着她,并暗下查了一番她的底细,发现她果然是不安份的……“

”她私下不检,与情郎私通,却又惨遭人抛弃,就生出邪念,想勾搭上殿下,为自己寻个好依靠!今日想再来陷害殿下时,被回春她们抓了个正着。”

姜元儿自己是丫鬟翻身成为主子的,所以她从不在人前说‘贱婢上位翻身想做主子’的话。

魏千珩眸光沉沉的看着满脸泪痕的春菱,示意白夜拔了她嘴里的布团,冷冷问道:“真是你做的?”

春菱只是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姜元儿使了眼色,回春上前将两样东西呈到魏千珩面前,“殿下,这是方才抓拿春菱时,从她身上搜出来,奴婢细细看了,正是合欢香与迷陀。而方才她也承认了,那晚就是她用这两样东西陷害勾引殿下的……”

做戏做全套,姜元儿既然要找个替死鬼为自己邀功,当然会做足一切。

从那日魏千珩半途离开木棉院,姜元儿就下定决心要将神秘女人之事做一个了结,一为让魏千珩放下心结,更为让自己有机会随他去行宫,抢在燕王妃之前,生下长子……

姜元儿是个聪明人,只要魏千珩松口答应带叶玉箐去行宫,就表示他愿意放下心中那根深刺,允许她们这些妻妾为他生儿育女、延续香火了。

既然如此,她就要想尽一切办法生下王府长子。

所以,此次行宫之行,她也必须要陪魏千珩一起去。

但她不像燕王妃,有叶贵妃这样显赫的娘家撑腰,她只有帮魏千珩找出那晚的女人立功,才有机会随他去行宫。

如此,她在发现春菱与王府侍卫私通后,利用春菱家人和那侍卫的性命,威胁她承认自己就那晚陷害勾引魏千珩的人……

看着回春呈上的两味禁药,魏千珩冷峻的面容是遮掩不住的厌恶,修长有力的食指捻起迷陀扔到春菱面前,寒眸里杀气涌现,开口问出了心里许久的疑惑:“你既上想上位,为何要用这等腌脏之物迷惑本王?”

春菱颤抖得如风中的残叶,无血的嘴唇张合良久,才哆嗦道:“因……因奴婢不是完璧之身,怕被殿下发现嫌弃,更是因为……因为奴婢知道,殿下并不会因为奴婢一次的爬床,就认下奴婢,反而会招来杀气之祸,所以……”

“所以如何?”

冷戾杀气扑面而来,魏千珩如看死人般冷冷的看着全身发抖的春菱,声音冰冷得瘆人骨髓。

“所以奴婢想等怀上殿下的孩子,再自揭身份,到时、到时有皇嗣伴身,奴婢就多了一份胜算……说不定就能母凭子贵,成为王府真正的主子!”

春菱这番话说完,整个院子里都沉寂下来,大家大气都不敢出。

魏千珩的脸色黑冷得吓人,深眸暗流涌动,却一扫之前的疑惑。

若说先前他还怀疑春菱的真假,但从她说出这番解释后,他却相信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