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宠文
日期:2023-06-20 人气:

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宠文

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宠文01《云中歌2浮生梦》——桐华

简介:5本老书虫看了N遍的古言文,本本都是经典,没看过的赶紧收藏!

如今的你我,天涯海角,什么都可以追寻到,却唯有失落的往事,再也找不到了。刘弗陵赶回长安寻找云歌,却发现她竟被自己当作刺客关进牢里,奄奄一息,两人终于实现了当日大漠里的诺言,劫后重逢。云歌得知刘弗陵一直在等她,认为自己中途爱上了孟珏,没有能遵守诺言,不肯接受刘弗陵。两人相伴的时光渐渐愈合了云歌心中的创伤,她终于肯接受刘弗陵的感情,两人决定日后离开皇宫。孟珏也终于知道,和云歌有约的人不是刘病已,而是皇帝刘弗陵。就在刘陵安排“后事”离开的过程中,刘弗陵发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于是装作与皇后上官小妹在一起,逼云歌离开。云歌误以为刘弗陵改变主意,不肯和她一起离开,伤心之下打算离开长安……

内容节选: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巫蛊之祸牵涉众多,祸延多年,朕常寝食难安。先帝嫡长曾孙刘询,流落民间十余载。秉先帝遗命,特赦其罪,封阳武侯。” 刘询,卫太子的长孙,刚出生,就带着盛极的荣耀,他的满月礼,先皇曾下诏普天同庆。可还未解人事,卫太子一脉就全被诛杀,小刘询被打入天牢。 其后他所在的天牢就祸事不断。先是武帝身体不适,传有妖孽侵害帝星,司天监观天象后说有来自天牢的妖气冲犯帝星,武帝下令诛杀牢犯。再接着天牢失火,烧死了无数囚犯。还有天牢恶徒暴乱,屠杀狱卒和犯人。

02《凤囚凰》——天衣有风

内容简介:

那是个峨冠博带,长衫广袖,纵情高歌的年代。暗香浮动,山水清音。天下为棋局,谁是博弈操棋人?虽然穿越成公主,但是楚玉穿成这个公主,有点儿前无古人惊世骇俗。  

精彩内容分享:

两人进入公主府走了一段路,就要在东西上阁交界处分别,桓远走了几步,忽然转身叫住楚玉:“倘若花错没有到来,只需迟一会,你我便将落崖,那时候,你会不会一直拉着我?”楚玉闻言有些惊讶,她仔细看着桓远,这俊美青年的眼中有着无比的失落和迷惘,似是找不到方向了一般,想一想,她道:“我不知道,生死关头人的所为未必由本身意志所决定,也许到了那一刻,我会因为怕死放开你的手也说不准,可是……”楚玉望着桓远,真挚而诚恳的道,“方才,至少方才,我是真的不想放手的。”桓远忡怔片刻,低声道:“我信你。”随后离去。

楚玉轻轻地叹了口气,也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虽然她方才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实话,可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却是别有用心了。桓远的心志显然已经有些动摇,她要适当地把握住。回房间里换了身衣服,楚玉让幼蓝给整理一下她的头发,由于被刺客掷剑削开发髻,她的头发被削去不少,下半部分参差不齐,也需要修剪一番。

03《春日宴》——白鹭成双

内容预览:

养面首、戏重臣!嚣张跋扈、祸害朝野长达八年的丹阳长公主李怀玉薨了,薨在新皇登基这一天,七窍流血、死状极惨。 百官庆贺,万民欢呼:恶有恶报!死得好啊! 然而头七这天,丹阳公主借尸还魂,成了白府的四小姐。 什么?这白四小姐是个傻子?无依无靠?还要被人抢亲事? 怀玉拍案而起:“真是岂有此理!” 斗智谋一鸣惊人,呼风雨万人相帮,有她丹阳公主在,还怕改不了这傻子的命数? 只是,谁能告诉她,翻个墙而已,为什么会压到紫阳君江玄瑾? “君上爱过谁吗?” “爱过。” “怎么爱的?” “开始的时候,想尽一切手段,也要让她魂飞魄散。” 结束的时候,用尽所有办法,只愿她能功德圆满。

精彩章节节选:

申时,李怀麟离开了天牢,齐翰奉命前来,在她面前似笑非笑地一拱手:“三位大人可以离开了,殿下若是不放心,便跟去看看。” 李怀玉点头,抓着手上的锁链就跟他们一起往外走。 被定死刑的只有徐仙、云岚清和韩霄三人,怀玉看见他们被押出来,唏嘘道:“此一别,就是永别了,齐大人,容我同他们说两句道别话吧?” 齐翰是领了皇帝的命要来拿兵符的,这点小要求自然要满足她,两句话而已,又不会碍事。

04《芳草蓠蓠》——翔子

精彩内容预览:

她曾经以为,这场风花雪月的传奇,她不过是个过客,也罢,便伴着他看尽这蓠蓠芳草,踏遍那万水千山,今后执手相随。他从没想过,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竟成就了他和她,从此,只愿相依览尽这脉脉斜阳,度过那漫漫生涯,此生再不放手。

精彩段落节选:

远华犹豫片刻,方道:“我不是生气,当日赵大哥和青莲妹子对我们有恩,我想去看看他们。”思羽方松了口气,笑道:“是我糊涂了,不如你先在这里住下,改日我和你一起去可好?”远华又想了想,终是摇摇头,笑道:“我看我还是先住在连衣巷中好些,也好和街坊邻居们叙叙旧,待见过了你母亲,若她不反对,我再搬过来。”思羽不好再坚持,拿起床边的长衣穿在身上,道:“那我送你过去。”顿了顿,又笑道:“我母亲一定会喜欢你的。”远华白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你母亲,你怎知道?”思羽笑道:“我喜欢的,她能不喜欢么……”忽然想起一事,自怀中摸出一件东西递到她手中:“当日因这玉佩,对你有诸多误会,今日就将它交予你,当是赔罪可好?”

05《花娇》——吱吱

文案:

郁棠前世家破人亡,今生只想帮着大堂兄振兴家业。 裴宴(冷眼睨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姑娘的总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难道是觊觎裴家宗妇的位置? 郁棠(默默流泪):不,这完全是误会!我只是想在您家的船队出海的时候让我参那么一小股,赚点小钱钱……

精彩先知道:

他自进了裴家的厅堂就双眼半闭,没有说过一句话,好像厅上发生的事都与他无关。此时被裴宴点了名,他这才睁开了眼睛,慢吞吞地欠了欠身,道:“裴三老爷,我是个半聋半哑之人,能听得个大概就不错了,还能有什么好说的。这件事该怎么处置,还是听李端的吧!”言下之意,是他管不了,李端怎么说他就怎么办。宗房的被旁支这样地拿捏,众人又想到刚才在裴府外面,李端兄弟一马当先,李家宗房的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上来,心里不免都有些不舒服。要知道,坐在这里的乡绅很多就是各家的宗房。李端这样,无疑是触犯了大家的利益。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ad